年關將近,那天我一個人去看戲。
鑼鼓喧天的熱鬧,滿街都是喜氣。
突然轉頭看見熟悉的人染上不熟悉的顏色。
藍色的布料擦過身上混濁的黑色盔甲。藍色的,冷冷的藍色,藍色的一口鼎,倒蓋了下來,壓在胸口,也不知道是不是疼。

我這身鎧甲為誰?
我當初為了誰進了惡人谷,為了甚麼廝殺。

台上的角兒應劇本需求滑稽的跌了一跤,看著我忽地想笑。

在戲裏頭總有個人要扮醜,這樣世界才有趣。
現實裡也該有個人當傻瓜,這樣才不至於無趣。


我看見你一身從一身惡人的血紅色換成另一個顏色,眼角發疼,藍色太扎眼。

澤藍色,冷冰冰的眼色,跟剛認識你的時候一樣,玩笑都沒心沒肺的薄涼。看上去一頭熱的從來只有我一個。

多適合。...

想給你再放幾個煙花。
人離開,總有些原因。
有些人是無牽無掛,瀟灑江湖不見。
有些人卻是為了繼續待著而離開,一泉心口血都擱在另一個人身上,忍著胸前的疼滿腦子都是趕緊把事情解決趕緊回去。

刪去客戶端,我說我就是沒心沒肺。




然而其實我不屬於前者。

在一個你不會看到的地方記下這些,若要濃縮就兩個字。

可笑。

有没有看过五月天新MV的八卦

朋友,五月天那个新MV看过没?


*MV衍生。
*自娱自乐
Mayday五月天 [ 顽固Tough ] Official Music Video
*随意写的,纪录。


那年我初一,乳臭半干的年纪。
我在班上的生活科技课上头对着老师拍着桌子,我说:「我要当航天员。」嚣张地跟那个想当老师的徐甚么一样。
想当然尔,得到的就是联络本写满满的红字,先给老师修理一番端正了思想,回到家正想着要自己偷偷学个草书蒙混过去的时候,给爸爸用藤条在大腿后面又写了一回热辣辣的满江红。

当时疼得可以,可是我坚持不想从前受罚一样跪在磁砖地上,我觉得我没有错。想着之...

聊聊,關於鶴丸國永、鶴一期。

*如题。

*全我流解释。简而言之就是对角色们告个白。

*假文青。

*卖卖安利。

*想到什么写什么。


#鹤丸国永。


「我喜欢他不是因为他的脸,呃、好你别这样看我,或许有一部分是因为他的脸,但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五都是因为他的性格与经历。」


是啊,我就喜欢鹤爷的生活态度,欣赏他面对这不可理喻的人世的想法。虽然他选择的路必是磕磕绊绊,但是逆光看着他义无反顾的背影,披着金粉银尘出征似的既耀眼又光彩照人,给世界带来光。

向往自由的仙鹤振袖而起,挣来的空间无边无际,可是这个俗世里没有什么东西是绝对好或不好的,再漂亮的东西总有一体两面。

无边无际的自由,那站在这份自主意识的对面的肯...

脑洞丢丢,俱利烛

*剧情随手丢,以后,大概会把中间的东西补出来,大概


*用<?>分开的段落之间时序不一定相连


*大俱利伽罗广光(大太刀)X烛台切光忠性转

很重要要说三次,这是性转的人造雷,光忠性转光忠性转! !

*写爽的。

*现代PARO


*第一次写BG

*包含少量性、暗、示。


<?>


这是什么情况。

大俱利伽罗广光转过头正好看见丰满的胸部。

如果只有胸部那好说,可是那是谁啊。


「光忠子。」

「呦、广光~终于下班了~」烛台切光忠子解开女用的西装外套扣子。 「束一整天可真是罪过啊。」边说边再自然也不过的钻进副驾驶座...

丢丢脑洞,俱利烛

*剧情随手丢,以后,大概会把中间的东西补出来,大概

*用<?>分开的段落之间时序不一定相连

*音乐学院PARO


<?>

全场的灯都暗了下来,校内的音乐厅观众席陷落成虚空。整个空间里只剩下他还散发着无法忽视的存在感。这是他的舞台,他的毕业公演,他、烛台切光忠的舞台。


这下可真是熬出头了。烛台切光忠揣想到。


向观众席鞠躬的表演者勾着自信的弧度不无荣耀的如是思索到。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个礼数足够的欠身竟然持续到掌声都已经停下的寂静中。在众人惊疑不定的眼光中钢琴首席接过主持人递来的麦克风,流转么满堂风采的金眸扫视全场,他开口。...

[刀劍亂舞]骨子裡頭[小夜左文字]

*漫想、短。

*江雪(不在場證明)、一期哥、岩桑都還沒回本丸。

*繁體。

*這邊眼裡的小夜和左文字家。

*大量私稱注意。


儘管我再也不屬於山賊,我還是從骨子裡討厭警察。


『左文字家最小的孩子。』


鯰尾在幫骨喰手入,嘴裡念念有詞,也不知道在說什麼。

一期一振在給平野、前田他們說故事,配上生動的動作又把五虎退嚇哭了,大概是在說什麼女鬼的故事吧?

山伏拉著那個布男嚷嚷著要國廣們要一起去山裡修煉,不過我想另外那個偶像控應該不會跟去吧?

還有那個我不太認識的大傢伙扛著今劍在本丸裡到處跑,踩到了打著盹的黑乎乎的人。

一旁的金...

[刀劍亂舞]致予你的道標 1~2

*本段主角是三日月。

*歷史相關,但是不是考據,實虛三七拆帳。

*繁體。


致予你們的道標。

過往的道路都是有標示的,一如你們走過的種種,你們的歷史。

記題


00

「那該是個難忘的夜晚,千年前一個既平凡無奇又獨一無二的冬夜。」說書人的悠悠的嗓音摩擦空氣,故事繼續著,「住在都城近郊的三條家有個喪妻的刀匠即將鍛出一把在後世名號如雷貫耳的太刀。」說書人把聲音壓低,對著空蕩蕩的街道頑皮地眨了眨眼,「啊,我好歹也是以故事為生的,真要說點什麼的話也是有的,今天也是特別放送喔。」語畢,站上用不知名石材所堆成的噴水池邊緣,向空無一人的觀眾席彎腰九十度,開始他的獨...

闔上厚重的行程安排本,赤司征十郎呼出長長一口氣,若有似無的疲憊直達天聽。


落地窗外的街道拙劣的把銀河複製到塵世裡頭,銀閃閃的光彩染上廢棄與噪音,恍惚間不再脫俗天真。就如那些同年少時把輕狂的夢想捧在手心上的日子,在鐵灰色的現實滅頂而來的時候、在時間的蹂躪之下與晨露走向相同的陌路。來的時候無影,去的時候也無蹤,就是個從來沒有出現過似的虛浮狂妄。


何時開始,我們都不再追逐那顆貫穿青春的沉橘球體。

又是從何時開始,曾經的夢想在生活中已經無足輕重。

如果是問今天的赤司征十郎,那他怕是什麼也不記得了。


「小赤,明天要去奧地利開會?」專屬甜點師的聲音...

[進擊]如果世界上沒有巨人?[明艾]

進擊的巨人同人。

灣家的孩子所以是繁體。

存個文,之前電腦死掉讓人不知所措。

私設注意,阿爾敏是智慧熟,十七歲抽高。是團長的愛徒。

古早寫的,當時兵長的姓氏還沒出來。就當是個可愛的誤會好了。

CP阿爾敏X艾倫.

團長(埃爾溫)X兵長(利威爾)





+++++++



如果世界上沒有巨人?

阿爾敏曾經問過無以計數的人這個9字的句子,得到的答案不外乎是那麼世界就和平了之類的字句,差別只在於有些人笑著答,也有些人是咬著淚水回應的,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已經問過太多人,太多撕心裂肺的哭喊劃破誰的耳膜,阿爾敏沒辦法一一記得,只是有三個回答鮮明的刻在海馬迴上,硬生生的烙上了自己的長期記憶,忘...

© 單程車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