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如果世界上沒有巨人?[明艾]

進擊的巨人同人。

灣家的孩子所以是繁體。

存個文,之前電腦死掉讓人不知所措。

私設注意,阿爾敏是智慧熟,十七歲抽高。是團長的愛徒。

古早寫的,當時兵長的姓氏還沒出來。就當是個可愛的誤會好了。

CP阿爾敏X艾倫.

團長(埃爾溫)X兵長(利威爾)

























+++++++



如果世界上沒有巨人?

阿爾敏曾經問過無以計數的人這個9字的句子,得到的答案不外乎是那麼世界就和平了之類的字句,差別只在於有些人笑著答,也有些人是咬著淚水回應的,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已經問過太多人,太多撕心裂肺的哭喊劃破誰的耳膜,阿爾敏沒辦法一一記得,只是有三個回答鮮明的刻在海馬迴上,硬生生的烙上了自己的長期記憶,忘也忘不掉。

那年他十五歲。

阿爾敏和阿尼只是同期的訓練生而已,沒有人是調查兵團的士兵,女巨人也還沒出現的時候。

「呃….阿尼,可不可以借一步說話?」阿爾敏怯弱的點了阿尼的對他來說略高肩膀。她轉過身,眼睛揪著眼前的金髮少年,略顯不耐。「阿尼有沒有想過,如果世界上沒有巨人的話,會是….」

「沒有巨人,人類就太平了嗎?」搶白的少女淡金色的髮絲在晨光下幾乎和灰白色的山壁融為一體,「還呆在那裡幹什麼?早飯時間已經到了。」

時至今,沒能被歲月沖淡的、不只是這一句在發話者把自己封閉進美麗礦石結晶後顯得諷刺至極的話語,還有那時沐浴在輝芒下的表情,或許這才是使阿爾敏失神的主因。他至終沒有找到一段確切的文字來敘述,只能以他所學努力的拼湊出一個畫面,他曾在日記上寫過一段文字聊表,是他目前自認最切實的形容。

就如一顆被放置在聖壇上的蘋果,一面光鮮亮麗,同時在背面腐朽的不成原樣,極其矛盾,極其平靜而悲哀。

那時候的阿尼明明是應當被簇擁的妙齡少女,卻有種已經被世界遺棄多時的錯覺。


如果說第一個記憶深刻的原因是強烈的不和諧感,那麼第二個忘不掉的原因就是極端和諧的不協調感。

阿爾敏和艾倫提及這個問題的時候,對方正好把一大口軍中提供的晚餐塞進嘴裡,旋即大叫著燙。一邊吐著紅透了的舌頭搧風,一邊要他再說一次,鬧得他只好把自己的水杯推過去順便復述了一遍。聽清問題以後,艾倫不假思索的說要兩個人一起去看海,說要兩個人一起看看這個由自己告訴他的牆外世界,最好連新房子都可以建在海邊,這樣就可以天天都看到云云。神采飛揚的翠綠色宛若寶石,就像每個二十歲青年一樣對未來抱著無限希望。

被對方提及兩個人的次數怔懾到,欣賞著對方誇張的從要在二樓的主臥室開面海落地窗、到馬克對杯他要用綠色的。有些走神,阿爾敏勾起笑,他有多久沒有看到艾倫好好的笑一次了?

有多久長的一段時間沒有體認到,原來對方的人生藍圖裡有他。

每個都有自己。

「你笑什麼?」滔滔不絕的那人似乎對自己的笑容有些意見。

「只是覺得你很可愛。」阿爾敏笑意更深了,誰聽不出來這根本已經是同居計畫了?恐怕只有艾倫本身沒有感覺吧?

那年他們身上的衣服仍泛著洗不下來的血污。

那年他們弱冠,還沒看過真正的汪洋是哪一副光景。


最後一個是問到了利威爾,不再是調查兵團兵長的利威爾(請允許我直呼你的名)在自己和米卡莎分別正式接下團長和兵長的職位後,埃爾溫和利威爾定居在牆內,和一般屆滿退休的軍人沒兩樣。

那天阿爾敏和艾倫進城匯報,回程的路上順道去拜訪了他們。

那時候利威爾早已有了姓氏,住在史密斯家裡過著和以前相比平靜過頭的生活。抓住埃爾文和艾倫出去溜搭的空檔,阿爾敏把問題拋給了已年過知命的利威爾,換來一對白眼。

接著他又問了一次,對方皺著眉頭凶巴巴的回了一句幹麻想這些,最後阿爾敏用如果兩字把球丟了回去。

只見利威爾搖了頭開口:「雖然這樣很怪,但巨人,至少對我來說,是必須存在的。」

「怎麼說?」

「或許巨人帶給世界很多殺戮,可是如果沒有那些怪物,我可能就在地下街渡過一生吧?」利威爾看向一片蒼穹,沒有再多說什麼。

那年阿爾敏團長三十七歲,隔年與巨人間的戰爭畫下了句點,這個句子也失去了存在的意義。


今天,阿爾敏坐在小木屋二樓的陽台上泡了茶和艾倫一起欣賞著捲起的浪花美的像在夢中。

他想,自從利威爾之後自己再也沒又問過人那個問句了。

畢竟,如果沒有巨人,他和艾倫不會有這邊平靜的下午,也不會擁有對方,就像利威爾不會姓史密斯一樣。

如果世界上沒有巨人的話,自己可能連『阿爾敏』都不是吧?


金髮的男人今年四十五歲,看著翠綠色的眼睛,喝了口茶,笑容溶化的陽光裡面。


一切都是必須存在的。

從來就沒有如果。

所有的『現在』都是無數的『過去』堆疊而成的。

從來都沒有如果。



2013.06.23.白陵祖

 
评论
热度(5)
© 單程車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