闔上厚重的行程安排本,赤司征十郎呼出長長一口氣,若有似無的疲憊直達天聽。

 

落地窗外的街道拙劣的把銀河複製到塵世裡頭,銀閃閃的光彩染上廢棄與噪音,恍惚間不再脫俗天真。就如那些同年少時把輕狂的夢想捧在手心上的日子,在鐵灰色的現實滅頂而來的時候、在時間的蹂躪之下與晨露走向相同的陌路。來的時候無影,去的時候也無蹤,就是個從來沒有出現過似的虛浮狂妄。

 

何時開始,我們都不再追逐那顆貫穿青春的沉橘球體。

又是從何時開始,曾經的夢想在生活中已經無足輕重。

如果是問今天的赤司征十郎,那他怕是什麼也不記得了。

 

「小赤,明天要去奧地利開會?」專屬甜點師的聲音從辦公室的一角傳至耳括,甜膩膩的長音和他的作品一樣醉人。紫原敦穿著圍裙在開放式吧台裡頭用溫度計測試著麵團的情況,看著數據傻呼呼地笑著。

 

可惜我只能實現你的夢想。

 

看著那抹依舊燦爛的紫彩,赤司征十郎胸口的滯澀一掃而空,折起手臂趴在滿是文件的辦公桌上頭無心公事,異色瞳滿足的眯了起來,像隻睡飽的貓。

 

如果你能一直笑著,吾心足矣。

 

*FIN 


 
评论
热度(2)
© 單程車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