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丢脑洞,俱利烛

*剧情随手丢,以后,大概会把中间的东西补出来,大概

*用<?>分开的段落之间时序不一定相连

*音乐学院PARO








<?>

全场的灯都暗了下来,校内的音乐厅观众席陷落成虚空。整个空间里只剩下他还散发着无法忽视的存在感。这是他的舞台,他的毕业公演,他、烛台切光忠的舞台。


这下可真是熬出头了。烛台切光忠揣想到。


向观众席鞠躬的表演者勾着自信的弧度不无荣耀的如是思索到。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个礼数足够的欠身竟然持续到掌声都已经停下的寂静中。在众人惊疑不定的眼光中钢琴首席接过主持人递来的麦克风,流转么满堂风采的金眸扫视全场,他开口。

「相信所有人都可以明白每个站在台上的人背后付出了多少努力,而这之中又有多少感谢要报答。」聚光灯下的表演者字字铿锵有力,身上整齐的燕尾服随着他说话的手势飘动,衬着得体的身段,就像是天生的发光体一般,无与伦比的耀眼,「在这里,我将这个鞠躬的前半段献给所有愿意来听我的毕业表演的大家,」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带笑,烛台切光忠点头致意,「可是最后几秒我希望大家可以允许我有些任性的献给一个特别的人,尽管他说他今天有事没办法到场,我还是想要将我现在的成就归功于他。」明亮的瞳眸里头反射出年轻人特有的锐气与炉火纯青方得的从容。烛台切光忠希望可以把现在的自己所有的成就送给茫茫人海中的一个特别的个体,一个从始至终都相信他可以如此闪耀的、一个无可替代的存在。


音乐学院中蝉联五年钢琴首席在灯光下走向黑白相间的乐器之王,骨节分明的手指点燃了这场独奏会的第一道花火。


他要弹的这组曲子正是对方所作,一位名为大俱利伽罗既无名又传奇的人物。


琴锤敲击,流泻出来的乐句细数着他们之间的牵绊与过往。


絮絮叨叨的音符仿佛正问着自己还记不记得两个人的相遇。

台上的演奏者闭上眼睛,任由旋律领着自己。


######


allemande:面晤


或许是因为烛台切光忠的名字里头带着『光』字,又或者是因为他处事的态度实在过于乐观向上而且凡事都全力以赴,所以所有认识他的人都不会相信他会有失去活力的一天。久而久之,就连烛台切光忠都相信自己无与伦比的华丽帅气是个与生俱来的事实,而非经由无以计数的努力才赢来的名声。

可是这个本该要充满喝彩与鼓励的世界里偏偏横空出世一个大俱利伽罗。


还记得那个下着毛毛雨的夏夜,已经是钢琴首席的烛台切光忠正好到演艺大楼边躲雨。

一条低沉的旋律混在屋檐滴答的节奏里异常清晰,低哑的琴声呢喃着难以定义的寂寥勾住了烛台切光忠的注意力。


如果是弦乐组的话,应该在隔了半个操场的教学大楼才对,而且现在已经是放学时间,如果有人还在校舍里的话还挺危险的。烛台切光忠暗想到。出于担心也出于好奇、再者如果用艺术家的话语来说,烛台切光忠可以轻易的感觉到那个演奏者很寂寞、而且那个声音在招唤着自己。


自己非去不可。


心里有的声音催促着脚步、循着大提琴沉甸甸的情绪来到了最小的演艺室的门前。

烛台切光忠记得这个在三楼走廊最深处的演艺室。这个全校最小的房间里头连隔音设备都不太齐全,是个几乎没有人会走到的偏僻角落。


这个时间,会是谁在这里?


琴声就从这里传出来的。就算被称作是全校最风光的人也绝不夸张的钢琴首席皱着眉,提起心胆小心翼翼地用右手推了推虚掩着的门,另一只手却遮在眼睛前面,就怕是幽灵冤魂在里头等着抓交替。

乐声顿了一下,随后马上平稳的接续下去。


不是幽灵?烛台切光忠从指缝间看出去,正好对上一双猫一般的眸子。


「咦咦咦!不、不好意思!」自觉已经打扰到对方练习的烛台切光忠马上鞠躬道歉,却意外地听到了对方毫不在意的回答。

「没关系。」三个字就把烛台切光忠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

空气里剩下没有间断的旋律与自己的喘息,简直尴尬得彻底,心想着要找个什么话题的入侵者撑起了笑容,「你好,呃、我是烛台切光忠,学校的钢琴首席。」习惯性地伸出手,却发现对方根本没有空闲的手可以握,空气凝结。

「大俱利伽罗,转学生。」


这声音不大不小的八个字就足够让烛台切光忠瞪大眼睛。如果烛台切光忠没有记错的话,这个以培养演奏家为宗旨的学校是不收转校生的,除非那个人天赋异禀又大器晚成。


这就是他们,一个躲雨的钢琴首席与一个甚至用错演奏室的转学生之间的面晤,既然不浪漫却也算不上平凡的交集。



<?>

「呦、今天我们每次都第一个交作业的大俱利伽罗来上课拉?」扇形的演讲厅的台上突兀的放置了一把有软垫、甚至已经把椅背加高的电脑桌专用旋转椅,而这句小声的呢喃大概是从那个背对学生座椅区的椅子传来。

被点名的那个人脚步一顿、不消半秒又面色如常地走到的教室第十二排,也就是背后除了墙壁之外不会有其他座位的那一排。径自到了靠窗的位子,让背上的大家伙占了自己旁边的空位,折起手臂就趴在桌上,对着窗外隔壁栋爬着紫藤花的空中花园走神。

钟响。

「呦哈、各位下午好,」电脑椅悠慢慢地转了半圈,正对着只有学期末发成绩时候才不会有人缺席的教室,「我看完诸位交上来的作业了。」椅子上戴着大鼻子搞笑眼镜的教授懷里抱着一个电风扇和一叠巴掌厚的纸张。

台下众说纷纭,窸窣声起此彼落,好不热闹。

「我说过能不能从我手上拿到学分,都看这半年一次的曲子了吧?」学校著名的作曲理论教授推推眼镜,又引来一阵窃笑。 「我、鹤丸国永在第一堂课的时候说了什么?」囂張地翘起右脚,鳥類般銳利的眼睛扫视全场。

原本闹腾的室内一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好、那就,」鹤丸国永勾起笑,「那个坐在2B的同学,还记得我说什么吗?」

私语切切。

「呃......」倒霉的学生摇晃的立正,嚅嗫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是、是,不为难你了,既然大家都还记得这堂课是作曲理论,那你们交给我课本上的条条框框是想要搪塞谁、啊?」最后一个字的尾音还没落下,倒是突然开启的电风扇先把写满豆芽点儿的作业吹成一室的漫天大雪。

在落下的纸张中找到自己作品的学生們頓時哀鸿遍野,分明只是个将近学期末的教室,接连的叹息声却把空气变得难以呼吸。

这个壮举大概会留在些学生心中一段时间。鹤丸国永在心中笑到,好整以暇的看着学生们的惊愕表情。

「咳!好、那么收到自己成绩的各位心中大概会有几个共通的疑问。」教授把搞笑眼镜摘下,离开座椅走到讲台中央。 「例如:『怎么就这样被当了!』」边说边演,甚至还夸张地双手捂住胸口,怪里怪气的样子,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或者是:『那不然你想怎么样?』之类的想法。」换上一个八字眉,双手一摊就是一副你可奈何我的代名词。传神的模样赢来了满堂彩。

鹤丸国永拍了两下手接着说道:「所以各位准备重修的同学们,笑够了没?」随后他敛下笑容,「啊、别这么严肃嘛,也不是每个都被当了啊,还是有人过的。」说着他竖起三根指头,「各位、想不想听示范呢?」金色的眼睛瞟向似乎与世隔绝的角落。

『想! 』如果有好戏看,又何乐而不为的学生们大声应和。

「那就请掌声鼓励,欢迎L30的同学上台!」玩心大起的教授带头鼓掌。三百多道视线顿时扎了正在与万物冥合的大俱利伽罗一身冷汗。

......那该死的老头儿。

被指名的学生只好皱着眉头黑着脸,刷地背上自己的乐器拖着步伐走下台阶。忽视走到两旁的叫好与口哨声,大俱利伽罗沉默的拉了把椅子,就在讲台前面摆起架势。

「哎呀?这位主修大提琴啊、挺少见的。」台下起哄不断。站在一旁的鹤丸国永把食指竖在唇前,把学生们讪笑的声音压下的几分。

「大俱利,你敢演奏出我认得的乐句的话,你也一起被当吧。」最后这句话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教授用气音所讲的宣誓。

「啧。」

演奏在悉悉簌簌的干扰中开始了,一曲现场即兴创作的大提琴独奏。


起头是五个连续的双音和弦。


台下这才真哑了,半点声音都没有。

曲子不长,但这三分钟不到的表演已经足够让室内安静600秒。一直到大俱利伽罗回到原本的座位又开始和紫藤花培养感情之后,全场才欢声雷动。但这些停不下来的赞誉与惊呼似乎与方才的表演者无关。大俱利伽罗只是盯着窗外的风景,对那些掌声与欢呼一点兴趣都没有。


时间在学生的提问中悄悄从指缝中溜走,坐在台下的烛台切光忠却没有把任何一句关于要怎么补交作业的事项听进去,只觉得自己满脑子都是那条旋律,人说三月不知肉味、这回倒是灵验了。

<?>

灯光还是太亮了。大俱力伽罗警戒的眯起眼,环视眼前这个把自己包围起来的人墙,拱起背的样子像极了受到惊吓的猫科动物。他的世界已经安静了太久,四周你一言我一语的嘈杂声震在耳膜上把他撞得头晕目眩。失去应变能力的话题中心人物只得无力的不断后退。

本来就在教室后方的大俱俐伽罗很快就感觉到无路可退的冰冷触感从脊柱传上来。

他的背已经抵到墙壁了,但是眼前群魔亂舞到讓他暈眩的陌生脸孔却不减反增。

啧。他不得不在心裡又骂一次,那该死的臭老头。

眉头深锁,他闭上眼睛,正酝酿着要发作。却听到了一个声音,在杂讯一般的讨论声中唯一清晰的语句:带你出去,右手伸出来一点。

深陷危机的大俱利伽罗敢说,那声音就在他的耳朵边,气音快的仿若错觉,却足够传达明白的意思。

窗外传来鸟鸣,伴着樱花被簌簌吹响。

大俱利伽罗悄悄的伸出右手,握上伸过来的手,那戴着触感很好皮手套的手掌暖暖的。

抓紧啰!那道声音再次响起。

「鹤丸老师回来了!!想要学分的快去找他!」突然有人大叫。

突如其来的情报,让原本一心要从方才的示范者口中得到可以及格通过这门课的秘诀的人群涣散了几秒钟。

一个强势的拉力就这样把中心人物从人墙中央偷天换日出来,「跑起来!」回过神,大俱利伽罗发现自己已经在铺着柔和橘黄色夕阳的走廊上奔跑。

从背后可以看见那个帮助他逃出来的人,乌亮的短发之间有个不明显的黑色蝴蝶结,多出来的带子在空气中随着奔跑的动作左右飘荡,映着黄昏的光线看上去特别心悦目。

没由来的,大俱俐伽罗就觉得这人不会害他。




大概以上。

恩。阿,說真的考生這樣做死沒問題嗎?距離考試剩下53天。

 
评论
热度(33)
© 單程車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