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關於鶴丸國永、鶴一期。

*如题。

*全我流解释。简而言之就是对角色们告个白。

*假文青。

*卖卖安利。

*想到什么写什么。


#鹤丸国永。


「我喜欢他不是因为他的脸,呃、好你别这样看我,或许有一部分是因为他的脸,但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五都是因为他的性格与经历。」


是啊,我就喜欢鹤爷的生活态度,欣赏他面对这不可理喻的人世的想法。虽然他选择的路必是磕磕绊绊,但是逆光看着他义无反顾的背影,披着金粉银尘出征似的既耀眼又光彩照人,给世界带来光。

向往自由的仙鹤振袖而起,挣来的空间无边无际,可是这个俗世里没有什么东西是绝对好或不好的,再漂亮的东西总有一体两面。

无边无际的自由,那站在这份自主意识的对面的肯定是无依无恃、无岸无根。


他把自己化作宇宙洪荒中的一叶柳舟。


我原本想这份寂寞该是自由的代价。不,或许对鹤爷来说没有什么东西是负面的,或许他会将其视为刀生中一簇带来惊喜的花火。


毕竟之于他,世界无垠的可能性在他眼前展开。


如果他想要,他肯定会自个儿造出岸,用填的、用补的或者根本就是凭空创造出来的。他会有自己的岸口、落下根。这就是鹤爷,不被红尘的框条所缚,所以无所不为、无所不能的鹤丸国永。


他的世界永远不会缺少惊喜。


以他自身的存在为世界带来无数个不合常理的奇迹。

啊,不对,在他的眼中根本没有所谓的常理可言吧?

既然没有「常理」这个语词,那么每一件乍看荒诞不羁的事情都理所当然,都义正严辞的存在无限的可能性。

是的,这就是鹤丸国永。


无所不能的鹤丸国永。


#鹤一期


「用一句话说明:大概就是不知道打哪儿来的少女漫吧。

啊、别因为我这么说就觉得是在敷衍,指天画地的向阁下发誓,绝对不是,字字肺腑的真心诚意。 」


先从角色分析着手吧?


首先是我们各种方面都突破天际的鹤爷。

一般少女漫画的帅气、男友力、细心、与气氛调节都破表,另外还外加顽童以及经过大风大浪的性格、出身高贵又美丽无瑕,这不是那个金童玉女里面的前者吗?

而且该可靠的时候可靠,该顽皮的时候绝不会少,无论开什么玩笑都不会过头,这种老爷爷的智慧与对世界总是保持着好奇与愉快的心。

跟这种奇葩当情人还是朋友都好,感觉生活会很有趣啊。


那么一期一振呢?


说说端庄娴淑(?)的一期哥哥。除了是栗田口唯一的哥哥所养成处处照顾人的好脾气、自我节制,以及身为皇室御物的高贵与一把太刀的气魄之外,我们美丽的哥哥还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弱点:火焰。

而也就是这一点让这个角色更加立体。

除了无与伦比的亲情让他得到了世界无敌好哥哥的名声、这个害怕火焰与被重铸过的经验让他从神坛上走下来,成了一个除了『弟控』之外还有其他形容词的人物。

他有他的卑怯、有他的烦恼。

但是这些却不是可以和天上地下最亲密的弟弟们可以谈论的事情,所以我们完美的一期哥哥还是有些地方会耍孩子脾气,而这些孩子脾气又不能像比自己年少的孩子們傾吐,如果一期一振就是生來給別人靠的,那一期一振又能靠誰?
在我心里,御物组本来都该是很好的倾吐对象,但是为什么会把鹤爷特别区隔出来呢?

我想这是因为鹤爷细心。

御物组:心里只有大包平的莺丸、弟弟(感謝,Horizon 修正,平野藤四郎),想当然会发现一期哥哥绝不会自己说出口的小心思的人也只剩下我们突破天际的鹤爷啦。


从这一点来看,他们在我眼里可以说是天造地设。

或许他们就是从“一个有经过火场的出征之后看起来怪怪的一期哥哥”开始互相注意的。就这个情结来说,鹤爷会是主动方,并且用一种一期可以接受的方式支持对方。

没错我用的字是『支持』而非『安慰』。个人觉得经过了这么多寒暑的鹤爷一定明白人在经历挫败、难过与心理阴影的时候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支持。

而他就是在对的时间点上,悄悄的不露声色的成为了那个一期一振心里认定可以支拄自己的存在。


P网上有不少漫画都描述一个桥段,说是一期一振在万籁俱寂的时候抱着自己发抖,眼里只有抹不去的、对焰红色的恐惧。而刻意安排自己不经意经过一期一振附近的鹤爷就调皮地点了点他的肩膀,把一期一振吓的连敬语都没办法保持住。


随后,两个人静默了好一会儿,鹤爷开口打破沉默。


「我不是鹤丸国永、我完全不认识你这个人,也不知道关于你的事情,所以你可以不管内容或体裁,什么都跟我说。」

「鹤、鹤丸殿....」

接着除了狼狈的痛哭流涕之外一期一振找不出其他方式来排解抑在胸口中间偏左的温暖。只能像个孩子般哭哭啼啼地道谢。


一期一振多久没有当孩子了?


听一些奇怪的传闻,刀剑乱舞的原开发者说一期一振是个没有人关心会死的家伙。 (未查证)所以我想,他们真的是不知道哪儿来的少女漫,天造地设。真正交往之后,或许一期一振会被问到很多次:「为什么选择和那个长不大的家伙在一起?」这类的句子,他或许只会一笑置之、或许他会在心里头滴咕自己为什么真要喜欢上这家伙。


天知道要每一对情侣真正说出为什么非这家伙不可的理由有多难。


天知道为什么一期一振要每天帮鹤丸国永收拾恶作剧的烂摊子。

可是一期一振甘愿,因为这点麻烦和他收到的温暖与关心相比,简直可以用无限的概念把前者稀释为零。


鹤丸殿这么好,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他。

一期一振如是思忖。

不喜欢也好,这家伙是我的,别人都不知道也好。


这些类似的句子应该在每个恋爱中的脑袋里都会闪过几回。而他们也不例外,至少在我心中的他们是这么一回事。


最后用一个在噗浪贴过的短打作结吧。虽然没头没尾的,可是这大概就是我心中他们俩的相处模式。


====


「呦,一期。」鹤丸国永用肩膀的袖子抹去方才在田里工作的辛劳,向走在前方的一期一振用一如往常吓人的方式打招呼:从背后拍对方的肩膀。然后好整以暇的看着对方失措的模样,一个温文儒雅的人儿被弄得顾不得形象的样子大概不管看多少次也不会腻。

尤其是一期一振,无往不利、无所不能、众所爱戴的完美哥哥一期一振。


「哇啊啊!」手中几乎把自己淹没的衣服在惊吓中失去平衡,一期一振一边试着保持住还在手上的衣服、一边埋怨着那个让他手忙脚乱的元凶「鹤、鹤丸殿!请不要随意吓人!」虽然自己也快要被吓到习惯了。

抬眼就正对上鹤丸国永噙着玩世不恭的弧度捡着散落一地的衣服,一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的样子,一期一振要谢也不是要发作也不是。 「知道要收拾一开始就请不要造成麻烦了。」最后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哎呀、哎呀刚刚还真有危险到,如果真的那个掉到泥土地上的话,光忠可能会打我啊。」白色的身影轻盈的捡拾着衣服,但语句听上去却一点反省意味都没有。金色的眼睛打量着一期一振,鹤丸国永处理方才的残局、还在百忙之中腾出了一只手,就拍在站蓝色的发顶上,「下回就别逞强了、无论是出阵的时候还是现在都一样。」


有些事情不必全部藏在心里。


都是聪明人,没说出口的后半句就全当作是两人的默契。

是啊,默契。

一起在皇家待了几百年,他们哪里还缺默契?

鹤丸国永不可能不知道一期一振天才刚亮就开始在本丸里忙进忙出的意义。

那大概是昨晚出征的后遗症。

昨晚,他们去了本能寺。一个末路英雄被烈焰吞噬的历史场景,一个除了火焰之外没有其他景色的地方。

FIN*


====


鹤丸国永这么好。


这么好。


希望跟大家交交流,朋友们都说我病得很重。 (笑)

倒數三十七天大考。

 
评论(14)
热度(48)
© 單程車票|Powered by LOFTER